红楼一笑泯苍生

   自古以来,女性形象在古今中外作家的笔下显得分外多样化,而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女性形象的画廊中,《红楼梦》里的尤三姐打破了传统女性形象的固有模型,以刚烈的个性反抗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摧残与压抑,在悲剧与喜剧的论证下重构女性价值体系,充分展现了女性独立意识的觉醒。 
  古代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,突出的,既有蒲松龄笔下的花妖狐媚,又有王实甫笔下的闺阁女子,还有众多无名氏创作的勾栏妓女,在众多作品中,我选择红楼女子来详述自然是有其原因的。古典小说中的女性形象,无论是出自名家之手,还是无名小卒,都有它的一个通病对女性的鄙视乃至仇视的态度。如《三国演义》中刘备关于“女人是衣服,兄弟是手足”的比喻,又如《金瓶梅》中的众女子,为了一个花心的西门庆而争风吃醋,互相陷害以致被冠上恶妇、贱人的恶名,果真是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”……在封建社会中留存下来的文学作品中,女性是作为男人的依附而存在,这样的女性文学,除开个别,大多都体现着一种畸形的价值观,为获得卑微生存条件而成为男性玩弄的工具,没有任何自由,更失去了女性的尊严。但是,这样的观点,在《红楼梦》中却不能立足。 
  《红楼梦》是中国文学史上现实主义古典小说创作的最高峰,曹雪芹所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不仅数目众多,而且性格各异、极具特色,尤其是在女性人物的塑造上,打破了封建传统的审美求,女子兼具德性与才情,充分展现了女性自我独立意识的觉醒。而在红楼众多女性形象下,尤三姐更是突出代表。下面,我就以“尤三姐”这一人物形象,用一个当代人的眼光,来审视禁锢在封建枷锁下的另类女子。 
  一、喜剧就是将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 
  “揉碎桃花红满地,玉山倾倒再难扶!” 
  尤三姐因着一层尴尬的姻亲关系来到宁国府,既不是主也不是婢,因模样儿标致,招来贾珍贾蓉等人的垂涎。在脂评本中,尤三姐受到贾珍贾蓉之流调戏践踏,在明白躲闪和忍受都无法逃开魔掌后,她终于爆发了,所有隐忍的屈辱,所有积郁的不满,在一瞬间全被宣泄出来,唇舌似剑,狠厉批斗他们道貌岸然的本质,将丑陋的心赤条条的展露在世人面前。人受压久了,一旦爆发便会义无反顾。 
  二、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 
  在通行本当中,尤三姐是一个风姿绰约、出淤泥而不染的洁净女子,在污浊的社会环境里能巧妙地维护自己尊严;但在脂评本当中,尤三姐却化身为“使人丧伦败行”的“淫奔女”。两个版本的形象差异很大,但无论哪个版本,都不能忽视一点——刚烈。这是尤三姐最特别也是最突出的一点,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性格,才导致了尤三姐悲剧命运的不可避免。尤三姐之于贾氏兄弟,能做到最极致的撒泼耍赖,将人戏弄在自己手掌当中。在这场戏弄与被戏弄的游戏当中,尤三姐能巧妙地将自己凌驾在贾氏兄弟之上,自己安排情节故事,用贾琏的话说就是“是块肥肉,只是烫得慌;玫瑰花可爱,刺太扎手。”就是这样的聪明的人,却未能逃脱命运的诅咒。 
  命运或喜或悲,然尤三姐不是个异类,在万千繁华的背后,她渴求的是被所爱之人接纳,想洗净身上的铅华而只与一人厮守终身,“终身大事,一生至一死,非同儿戏。我如今改过守分,只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放跟他去。若凭你们拣择,虽是富比石崇,才过子建,貌比潘安的,我心里进不去,也白过了一世。”这是尤三姐的肺腑之言,也是尤三姐对自由恋爱、婚姻自由最直接的宣言。 
  在《红楼梦》中,女性主体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,恰如贾宝玉所说,“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。”水与泥的对比,不单是自然物清澈与浑浊的对比,更是将女性最本质天然的东西给予最大的肯定。如尤三姐与史湘云之流,都是极具个性的人物,渴求自由,追求男女平等,敢于发言,敢于行动,紧紧抓住话语权,这样的人物,在封建思想浓厚的明清时期是很难见到的。 
  自古以来,在封建社会、封建制度、封建思想三大封建枷锁的禁锢下,社会奉行的便是以男性为核心的男权主义中心论,“男尊女卑”、“三从四德”的思想更是根深蒂固的植入一切生活琐细当中,可以说,无论是在生活上,还是思想上,女性总是处于从属和不平等的地位。可悲的是,社会如此认同,女性不选择奋起反抗这样的不公反倒默默忍受,安于屈辱与卑贱的地位,但是,这样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,社会倡导的应该是自由与平等,社会所需的也是这两点。女性需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,自由的空间,勇敢追求自我的解放,追求不被压抑的人性。正如曹魏时的蔡琰、清代的李清照,她们之于社会,更多的以才女及新型女性代表的身份著名,她们的命运也是曲折多舛的,但却在悲剧中彰显着自己作为女性独立的一面,在封建社会消磨人的个性、蚕食人的灵魂时,她们始终能保持自身尊严与原则,坚持抵抗不公的命运。 
  勇敢追求理想、解放个性,坚守自己的原则,做一个独立的自由人。——当代的女性,需的就是这样的洒脱与自我,不做卑微的乞怜者,而做自己命运的掌控者。

  

Read More